闲事一则 14.3.5

倚在地铁车厢里看书打发无聊。对面是两个闲话八卦的妇女,偶尔几句低谈后扭捏的相视大笑一阵。右脚旁边倚门蹲着位看不清脸的欧巴,一路专注于奔跑、跳跃、吃金币还有升级。左侧座位挡板一分左右的同时支撑着我和一位微醺的......嗯.......大爷的重量。
几站的上下车厢间已经可以自如通行了。有声音由远迹近,初闻有些隐约,近了才觉出是有人在弹唱,但是不见其人。但好事者纷纷寻声张望,对面的妇女也要有了新鲜的话题。我和右脚边的欧巴岿然不动......还有微醺的大爷。唱的平平,一把吉他弹的也听不出好坏。等人到了近边才打量了一眼,20几岁的小伙,眉目清秀,长发及肩微微出油,身材略壮,一把吉他抱在胸前,干净的运动装配着单薄的旧球鞋。敞开的破挎包郎当在吉他下面,包上贴着“请支持未来的艺人”,包口几张支棱八翘的一元钱,卖艺的。注目的、私语的、躲避的,没有给钱的。对面的妇女相视一笑一同向后缩了缩,我收起书低头维修包上的拉链,右脚边的欧巴和微醺的大爷依旧岿然不动。歌声又渐远了,好像是换了粤语歌,耳熟想不起名字了。
到站了,对面的妇女坐下了,欧巴下车了,大爷还在。
抬头看看没有几站就要下车了,再低头一个40岁模样的中年人坐在地上蹭行乞讨。黑瘦,棉袄不是破旧的厉害,也不是很脏,裤管单薄空荡,即使看不见里面也看的出下肢不过我手臂般粗细,且扭曲。一手赚着钱,多也是一块的纸币。一手撑着助力的方块挪动,他望向他路过的每一个人,不伸手不讨要,有人施舍他便接过来点头说句谢谢,你若是无意施舍他也不纠缠。我递了两块钱给他,他道谢后把钱捋平叠好再和之前的钱卷好然后继续向前移动。
我到站了。
这文全当是日记记得,没什么论的一节车厢屁大的地方,两三站的停靠,老少乞者一前一后,虚幻的,现实的,想来觉得巧合,再想无非路见。

评论